在人间 ] 我采访了19个被包养的女孩:她们终将与

  最近读到社会学博士肖索未的《与》,内容非常特别:广州、宁波两地的“二奶”群体。

  这部实录里,肖索未博士深入她们的生活,采访了19个女性,记录下她们形形色色的人生。

  比如女孩阿菲,跟建筑工地老板阿东同居三年多。他的妻子和孩子,就住在几公里外。

  阿菲烧一手好菜,却很少为自己下厨。要么打扮光鲜陪阿东出去应酬,要么跟同样百无聊赖的闺蜜出去吃饭。

  她已经习惯在与闺蜜吃饭到一半时,接到“通知”拎起包就走。阿东说一声要来,就像接到圣旨。

  许多商人的二奶说,两人关系稳定之后,男人就会肆意冲她们发脾气,把生意和生活的不顺心迁怒到她们身上。她们只能忍,不敢像原配那样跟男人吵。

  男人吐槽生意上的事时,明明不耐烦得要命,阿菲们也要听得很专注,露出妩媚的笑,着赞美。

  几位男性受访者坦言,在她们面前可以情绪、发号施令、获得魅力认可,享受到跟老婆在一起时所没有的满足,“感觉像个”。

  为什么要搬家呢?阿菲几句还是说穿了:阿东的妻子在旧居附近买了一套公寓,“他害怕他老婆在上碰到我,打起来。”

  这段光的关系渐渐内忧外患。阿东去娱乐场所的次数多了,虽然照常给生活费,却经常念叨生意不好了,可能做不下去了。

  她焦灼不安,计算着阿东来的次数、给的钱多少、礼物的轻重、电话的长短、言语的态度……从这些痕迹中,小心翼翼琢磨着关系的。

  尽管她们故作洒脱地说过一天算一天,把“今天不知明天事”挂在嘴边,却并不能摆脱对未来的焦虑。

  百无聊赖的日常,独守空房的苦等,放弃的取悦。随着女性意识越来越明显的,这个社会一隅的暧昧群体正逐渐。

  10年前《蜗居》火爆一时,被包养女孩“海藻”的扮演者李念,婚后就被贴上了“22亿阔太”的标签。

  她接受采访时略微紧张地解释:22亿和我并没什么关系(是丈夫林和平合伙企业的资产),请不要再叫我阔太了。

  她自曝,和丈夫只在买了一套房,其他城市都是租房住。“阔太是谁?我老公姓阔吗?……”

  人们想象中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安逸,并不存在。生了两个孩子之后,柴米油盐的日常,比工作更芜杂劳累。

  她和通勤的女白领一样6点起床,帮两个孩子洗漱,送他们上学,然后去菜市场买食材,准备一家人的伙食。晚上接回孩子,给他们讲故事哄睡……忙到夜里,属于自己的时间寥寥无几。

  沉寂几年后,李念久违出现在《我就是演员》里,分别演了罗子君和唐晶两个经典角色。

  有一次李念外出拍戏,不放心家里,临行前给孩子买足了三个月的生活用品。途中突然下起暴雨,她一个人拎着两个巨大的购物袋躲在店里避雨,想到复出面临的压力,随手在微博上发了条心情:一个人走很辛苦。

  谁料刚回到家,这条被误读的微博就在网上发酵了,“李念与富豪老公离婚”的假消息沸沸扬扬。

  荒废太久,不像以前有那么多好剧本可以选择,没有经纪人,没有团队,没有助理……

  撕掉浮夸的“阔太”标签,她只是一个在尴尬与困惑中努力的熟龄女演员。尽管圈子不同,但面临的压力,与你我并无太多不同。

  过去的灰姑娘,是坐着南瓜马车翩然赶来、落下一只水晶鞋等王子苦苦寻觅的柔弱女孩辛德瑞拉。

  现在,越来越多出身寒微的姑娘明白,童话不真实,魔法不管用,王子不靠谱,水晶鞋虽美却无法穿着它赶。

  《超级家》全国总冠军刘媛媛戏说:我就是出身寒门,不,不算寒门——我们家连门都没有。

  她靠死磕考进北大,靠死磕拿了冠军,靠死磕开始创业。作为一枚灰姑娘,她自己自己。

  就像刘媛媛说的:男人养你,就是给你一口饭让你饿不死,又要当保姆又要当丫鬟……最不舒服的状态是什么?就是不。

  2018年前三季度居民收入和消费支出情况显示,人均家政服务支出增长38.7%,居各项消费第一位。也就是说,这些钱都流到了家政公司、月嫂、保姆手中。

  上海市妇联不久前公布的数据显示,上海女性初婚年龄29岁,已经高于很多发达国家。

  很多人口中的“剩女”是这样的女子:不为衣食房车去钓一张长期饭票,不为填补去谈虚与委蛇的恋爱,不为市侩的目光潦草推销自己,不“干得好不如嫁得好”的毒鸡汤。不纠缠,不依附,不乞求,不,宁缺毋滥,只想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。

  不会有一款饭碗能够牢牢捧在手里,永远24K金不褪色。就连孟晚舟也曾丢过大学毕业后第一份工作,在银行网点撤并后沦为“职工”。要是她不,哪还有后来的华为CFO?

  时代抛弃你时,连招呼都不会打。10年前我们何曾猜到今天的样子:出门无需带钱包,收银台前没有人,街头五花八门的自行车骑起来就走……

  曾当过《瑞丽》《昕薇》等平面模特的张大奕,把自己的网红标签改成了企业家。张大奕27岁时,与正在为服装公司存亡挠头的合作伙伴冯敏,两人开了第一家网红店。

  3年过去了,她的店铺仅双11直播一天成交额就突破1.7亿,张大奕正在筹备2019年赴美上市。网红身份是昙花一现,知识和核心竞争力却可以让人一直红下去。

  这个充满的词,总挂靠着强势、高冷、孤单寂寞、喜怒无常、缺乏女人味……其实呢?她们只是在自己认定的方向上走得更、付出更多罢了。

  就像董明珠,既能指挥若定拿下10亿赌约,以振兴中国制造为己任,又在被问到爱情观时流露女性的柔软示弱、在儿子面前回归母亲的温柔怜惜。

  曾经,这个词被用来称呼街头所有16岁到60岁的女人,夹杂着甜蜜、恭维与敷衍。但经过生活的暴击就会明白,如果你除了什么都不是,根本就劈不开生活的荆棘。

  无数的女性,正在用亲身经历撕掉对打工妹的歧视。前微软中国公司总经理吴士宏、触屏女王周群飞、申通创始人陈小英……她们都曾是打工女孩,从最低的尘埃里挣扎出来,在男性居多的商业丛林里拼出一条血。

  大江大河中,这些被洗牌、被淘汰、被甩掉的词,着越来越美好、成熟的你。

  本期作者:紫宸,灵魂有香气的女子签约作者。资深编辑、新闻评论员,专注研究中国女性情感与社会心理。新书《先做女王,再当公主》正在热销中。

  日本现实版《14岁的母亲》!父女仅差6岁,儿子17岁就当爸!堪称关系最混乱的一家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